闪光掠影,掷石有听。
*写一些硬盘文*

© 光明冰砖
Powered by LOFTER

一点片段

百里守约出门侦察,两三天不见行迹是常事。木兰下的指令,对他放心得很,李信与此事按理毫不相干,最多关系到他去小分队蹭饭的伙食问题,偏偏在心里踟蹰放不下:混血狼的厨子虽然向来稳妥,一周不见,是不是被纯的魔种抓去当储备粮了。

哪想在过后的第八天早上,清晨就听见沈梦溪大呼小叫:百里回来了!听他声音极高,带着特定的颤抖,不是百里守约还能是哪个百里?

不远处看,一团火红的刺目尾巴拥在营门下,露出被遮了大半身形的土黄色狼耳。李信站在营帐外一步,揭着帐帘,右手刚写过排兵布阵没来得及戴上手甲,被寒风吹得僵疼,也浑然不觉地盯着那头银灰色的发丝看,眼前似乎沾上了灰,视线落在大狼焦黄的尾巴上,似乎也是沾了沙子的颜色。李信心想,这时候摸的手感想必是没有刚洗过的好。

他不是没有摸过,否则必不会对狼的尾巴抱有如此关注。

评论 ( 2 )
热度 ( 24 )
  1.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